头部banner

爸爸在“封城”的子夜悄然离世

出自: 2020年第9期
字体: | |

夏春平

  这是一个难熬的庚子年年头,个体的生命在这个年头显得格外脆弱。

  “封城”中的武汉,冬天如此漫长,而春天又来得极其艰难。3月4日已是武汉“封城”的第42天,深夜11:25,已躺在床上准备就寝的我发现手机振动,来电显示是“妈妈”。我心里一阵“咔哒”,不祥的预感袭上全身。妈妈近几年和妹妹一家生活在武汉,作息规律,每晚9点准时入睡,从未在深夜给我打过电话。电话中传来妈妈慌乱急促的声音:“春平啊,不好了,医院来电话了,你爸爸……”我一骨碌翻身下床,急匆匆地下楼,从我所在的中新社前方战“疫”新闻报道组驻地武昌光谷金盾大酒店赶往汉口长航医院。

  车由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中国新闻周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